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下药玩处女
下药玩处女

下药玩处女

「君君,帮妈妈把行李箱拿一下。」

  随着我把方向盘摆正,停稳车子,我和女儿孙燚君也来到了本次暑期旅行的目的地──月市附近的香山脚下。

  望着眼前的一片绿荫,终日劳碌过后的疲惫身躯中的每个细胞都在发出喜悦的喊叫,叫我不禁感叹:「人生自古何其乐,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有空。

  回忆起这半年来昏天黑地的日子,公司最近的销售任务终于告一段落,超额完成。既是为了奖励半年来我们团队的努力工作,也是为了防止我们这些小员工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白白给公司造成一笔不必要的损失。一直以来都以铁公鸡着称的公司领导竟也良心大发现,在我们充满了黑眼圈的目光逼视中,大手一挥,决定给我和我的同事们放一个小长假,可谓是久旱逢甘霖,枯木又见春。

  辛勤工作的黎明终于到来,半年无休的长夜终于过去,也是恰逢女儿君君结束高一学业放暑假的好日子。大喜之下,我也未作太多打算,只是在网上随意的翻了一翻附近高星评价的旅游景点,在征得女儿同意后,便随手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开始了久违的自驾游之旅。

  回过神来,已经帮我提着行李箱的女儿正扬起白玉似的小手,满脸不耐的敲了敲我的车窗,发出一道长长的尾音:「……妈妈,回神啦。」「怎么啦?」

  「你又犯傻了。」她翻了个白眼,「总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事就发呆。」「诶,你说什么,我刚没听清。」

  我一脸无辜的拉开车门,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挎起小皮包,一边嘟囔着:

  「快走快走。」一边轻轻的推了推女儿君君的肩膀。

  「哼,又装傻蒙混过关。」女儿嘟起嘴,颇有些不高兴的拿手倒拉着行李箱,跟着我走进了事先在网上订好的旅店。

  ……

  景区的旅店之前在网上没有细看,只是靠着高星瞎选,没想到这次进了店门我才发现,这是一家以日式风格主打的家庭旅馆,不管是实木制作的柜台还是一楼挂满了帆布,主营日料的开放式食堂,都尽量在比较狭小的空间中营造出了一种私密感与怀旧风。作为在城市中见惯了砂石水泥、高楼大厦的我而言,这样一家颇具旧日情趣的和风旅店十分合我的胃口。

  可是说是意外之喜,从我侧眼扫过去的余光来看,女儿君君的神情也显得十分满意。

  只是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作为前台收银,兼顾招呼客人职能的迎宾竟然不是一位漂亮的小妹妹。而是一个看上去快四十多岁,酒糟鼻,厚嘴唇,头发半秃,身材微胖,深陷在地中海危机中的中年大叔。

  「你好。」

  不过虽然心里觉得这大叔未免长的有点太过抱歉,叫人大倒胃口。但早早的就在社会中沉浮了十数年的我面上依旧不显,仍然毫无芥蒂的露出职业化的微笑:

  「我在网上有过预约,请问今天可以顺利入住吗?」「当然可以。」

  与他糟糕的外貌相比,大叔招待客人时展露的笑容与热情倒是十分合格,可以打个五星好评。

  哎,现在看颜的社会……真是太不公平了。

  在体验了大叔的热心服务后,我在心中默默哀叹。

  不过作为从小到大都是校花的本仙女而言,这话说的未免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要不是被那个渣男骗了……

  啊,又不小心陷到奇怪的状态中去了。

  我赶紧看向大叔,还好,虽然这人笑起来,五官挤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好恶心,不过大叔的脾气倒是不错,他并没有因为我迟迟没有回话而生气。

  「如果您在网上有过预约的话,只需向本店出示一下身份证就可以了。」听到大叔如此说道,于是我就把我和女儿的身份证推了过去,一边伸手搂住了女儿的肩膀,(虽然后者嫌弃的把我给推开了)。一边看着大叔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了一会后,就听他说道:「恭喜您呀,女士。您和您的千金是我们今天到店的第十组幸运客人,可以免费领取两张晚餐劵哦。」说着,他把两张盖了印章的纸劵连同我们母女俩的身份证一齐还了回来。

  最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耶。

  我低头扫了眼免费赠送的餐劵,上面写了几个大字:「日料放题全额代金劵。」底下还有一行小字:仅限今天使用。

  「那今晚就吃日料咯。」

  女儿有点期待的偏头望向布帘后的餐厅。

  「嗯。」

  我笑着摸了摸君君的长发,然后又一次被女儿发了个不耐烦的白眼。

  嘿呀!生气!

  为什么别人家的女儿都是贴心小棉袄,我家的小妹子咋这么难管呢?

  真伤心,我这毫无威严的单亲妈妈当的可真够失败的!Orz……我叫「杨涛」,也是「猎场主。」

  在黑市中,我的团队在迷 X爱好者中的名气很大。这名气来源于我源源不断的高质量迷 X大作,因为无一例外的,我的每部作品中的女主角,不光满足了几个在迷圈中特别受好评的条件──「无知无觉的良家」、「玩法多样」、「情景刺激」,当然,所有条件中最重要的必定是「颜值够高。」今天,又来了新的猎物。

  对于今日份的猎物,我非常满意,可以说是近期我最满意的猎物了,足够有吸引点,足以成为我的下一部热片中的女主角。

  很完美。

  不光是毫无瑕疵的五官,作为我曾经狩猎到的猎物中,美女不知凡几,所以可怜的女孩们单纯的颜值已不再是我关注的重点。

  最重要的是要有看点,要有引爆性的话题──母女花,仅从外表上看,年轻的过分的母亲搭配上青春无暇女子高中生,说她们是姐妹也绝对会有人信。

  很棒。

  太棒了。

  我期待的看着母女两人喝下我特别为其调配的果汁,看着她们巧笑嫣然的交谈,娇艳如花的笑容,我的下身早已坚硬似铁。

  而等待的时间虽度日如年,但哪怕再是久远的潜伏,只要猎物的质量足够,那么,我的耐心也会成倍增加。

  窗外的月色已然高升。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19:46 。我轻轻伏低身体,紧盯着手机内播放的针孔摄像头传来的画面:两个小妞喝下了特制的饮品后,一回房间就已经困的不行了,哈欠连天的女儿半是仰躺的侧身懒在床上,手机屏幕中播放着一条接一条流动过的短视频,但其中的吵闹并没有影响到妹子越来越支撑不住合拢的双眼皮。她微张着嘴,粉嫩的唇瓣旁闪烁着将坠不坠的晶莹,看向手机里画面的眼神涣散,颇有些随母亲而长的十分圆润的胸脯跟着她轻柔的呼吸而微微起伏,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交错着搭在床边,腿根下的神秘隐藏在短短的裙边之下,随镜头看去,她着一双镶花边的短白袜,脚心朝外,不染微尘。

  而她的母亲,早在十数分钟之前就已经走入浴室,或许是因为喝下的药量比女儿更多,也是因为我有意而为。她现在正一丝不挂的滑坐在浴室一角,螓首半坠,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肩后,柔弱无骨的背靠白墙。无知无觉的小手里抓着依旧水流不止的花洒,设置在墙角四面的多角度监控中,那一根根小水柱半数直冲在她绝对私密的大腿根部,软嫩的花蕊所在之处。但即便是如此强烈的肉体刺激,她的眼皮也仅是轻轻抖动,被迫陷入深度沉睡的五感在霸道的药效之下,根本无力反抗。

  时机已到。

  我熟练的把早已备好的总控门卡在电子锁上扫过,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咔声,我的嘴角顿时便情不自禁咧到了颚部的极限。

  哪怕过去已在数之不清的美丽女孩的身体中随意发泄,但这一次,为这一份独特的美丽猎物,我仍是感到倍加刺激。

  极品美貌的母女两人带来的刺激感绝不是1+1那么简单。

  毫无顾忌的大脚步走入房间,例行过去的习惯,关上门后,我先是开始摆弄起专业的摄影设备,可是忽而,我听到身后的大床上传来小猫似的喘叫,感到奇怪的我回身看去,似乎是因为听到了房门处传来的动静,侧躺在大床上的女孩此刻竟软软的翻过身来,聚焦不清的大眼睛里倒映出渐渐走近,带着恶心笑容的中年男人。

  「嗯?」她的小嘴微张,发出含糊不清的疑问之声。

  但是她被药效所控制的大脑已经迟钝到很难思考,刚刚发育完成,还没有完全蜕变为成人的少女虽然感觉十分不对,但软趴趴的身体却根本无法再于这种无力的状态下做出正确的回应。

  「已经这么晚了,小妹妹要乖乖睡觉哦。」

  我看着眼前叫我感到浑身一阵舒爽的一幕,忍不住恶劣的笑出了声。迷奸,玩的不就是这个情调!

  无知无觉,白天是高傲到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施舍给你一次的公主、女王,是你根本高攀不起的大小姐。可是到了晚上,她们却在无知无觉间,被迫成了你掌中的一只可供你随意蹂躏玩弄的小绵羊──骄傲的她们被迫陷入在沉睡中的身躯软若无骨,过去高贵的身体现在却任由你肮脏的大手随意的揉捏把玩。敏感的乳尖,潮湿的嫩穴在你或粗暴或温柔的爱抚之下,显露出了她在白日里只会愿意给予男神的妩媚。

  「叔叔今天是来给你过节的,小妹妹,今天的晚上可是你的成人礼啊。」「千万,千万不要忘记叔叔的这根大肉棒哦,小妹妹。」我脱下裤子,因为充血而显得十分巨大的黑硬肉棒上青筋密布,黝黑色的龟头顶端正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向外吐着透明的体液:「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小妹妹,你在学校里的男朋友有叔叔这么大吗?」

  「哈哈哈哈!」我笑着拿起一条丝巾,盖在少女的眼上。然后手指顺势而下,划过女孩娇嫩的脸颊,泛着红晕的鹅颈,而后再往下,轻松至极的摸到了女孩过去根本无人得以登顶的鲜嫩桃园。行之而下,我微微停顿,便一把剥开了她的黑色吊带,动作轻柔中带着难以抑止的暴力,我的手势也越来越快,随着鼻尖弥漫起女孩的处子芳香,粗糙的指尖触摸到少女无比水嫩清滑的肌肤,我的呼吸变的愈来愈粗重,我的双眼里亦是开始布满冲动的血丝。

  是粉色的。

  我一口啃在了女孩的乳尖之上,她未经人事的身体也开始激烈的回应我的粗暴,尽管在药力的作用下,少女根本称不上是反抗,甚至像是在轻抚一样的推动更是叫我血脉偾张。

  「不要,不要……」

  她从喉咙里溢散出哀鸣,而我见到的却是一张欲求不满,等待填补的娇艳双唇。

  我使劲的亲吻上去,顾不得女孩发出呜呜的哀叫。早就已经锻炼的无比灵活的舌头很快就把少女的香舌连同满口香甜的津液一齐扫荡而空,我甚至可以嘴贴着嘴,听见她从鼻子里哼出的哭泣。

  如果不是还有点顾忌到事后怎么收场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口未经污染,沾满了处子香甜的果冻的。

  在迷药顺行性失忆的作用下,少女会忘掉今晚发生过的一切。所以,深知长久的痛快才是真正的痛快的我不能做的太过。

  于是我开始开发起少女一身美肉的其他部位,要知道这可是一片未经垦荒过的处女地,是我等性爱大师泼洒墨笔的最好场所。

  他人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而我用来洗涤双眼的,也常常是纯洁少女们平日里最加注意也是最为美好的私密圣所。

  于是乎,最恋于破坏纯净的我无情的在少女过去誓死保卫的圣地中肆意的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我做成了在学校中其他男孩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满脸期待的一边猜着谜语,一边像是展开谜底一般的把君君的裙子向上缓缓提起:

  「哈,是白色的。」

  是的,纯白色的内裤是很保守的样式,但心怀不满的我随之向上一拽,如此一来,性格本分少女就穿上了一条她过去根本不敢想象的色气内裤。

  「这样才对嘛。」

  「骚气的小婊子就应该穿骚贱的内裤才对。不过既然都敢穿丁字裤了,小妹妹的小穴是不是也早就泛滥的想要大叔的肉棒了呢。」我淫笑着欣赏了一会君君新上身的情色打扮后,更不满足于此,于是我又拿手指向内探去,等到在湿热与紧窄的触感中摸到少女象征着纯洁的阻碍之后,我才又重新退出,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指尖的淫液。

  「真漂亮呀。」

  我拿指头稍稍剥开君君的内裤一角,拿眼去瞧这高中女孩的粉嫩小穴。因为尚未开发而紧紧闭合的两瓣美肉之上,毛发稀疏的耻丘只长了些许可爱的绒毛,我顿时意起,拿手便揪下一根作为藏品,又向下看去,隐藏在两片小翘臀之间的小小菊穴正害羞的向内轻缩,略带粉意,于扑鼻的骚香中,含苞待放。

  直面如此美景,满脑淫欲的我当然不可能错过,于是我便拿起手指轻轻试探,可没想到就算使上了劲也只能钻进去半个指节,便已夹的我的指头直感销魂,而若是能直接把肉棒深入其中,也不知是何等的神仙滋味。

  不过这太过危险。不经活动的雏菊可不是第一天就能够直接摘下的,如若想要留待后日品赏,却是要在这方面多下功夫才是。

  不过这般软嫩的穴儿,我却是好好的把玩舔弄了十数分钟才流连忘返的变换场地,继续一路向下,抚摸捏揉过少女笔直香软的大腿,入手滑弹的小腿,而后是她套着一双白袜的秀丽美足。

  美好的东西总要留待最后享受,作为一名资深足控的我,以各种方式来赏玩美女们的娇足可是我一向来的几大爱好之一。

  拿刻意养成的一截指甲轻轻来回的扫刮过女孩娇嫩敏感的足心,我见到君君的脚趾立时因为痒意而不住扭动,而在这一瞬间,无暇的白袜与美肉相连,波浪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令人忍受不住的想要快点扒掉少女的白袜,看看妹子的雪嫩脚底是否如她所穿的白袜一般纯洁无瑕。

  而我亦是如此。

  我立刻遵循着自己的本能欲望,把君君的白袜轻柔的拉扯着,从脚腕扯起,一点一滴的,把舌头紧贴在白袜离开足肉的轨迹上,嗅着叫人爱到发狂的足香,慢慢的向下,向下,再向下,直到见到妹子无比粉嫩的足心,娇俏的脚趾上的那每一枚都如同贝壳般闪亮的趾甲而止。

  我忍不住在这一手可握的美足上多加流连,一遍又一遍的舔舐,感受着她因为痒意而蜷缩起来的每一个刹那,我都感到空前满足,这无与伦比的欣快感也叫我反复蹭在君君大腿根部间的肉棒再难控制的住,在下一次的抽搐中发射出一滩滩浓浓的白浆,洒满了少女下半身的纯洁肌肤。

  没有中场休息。春宵一刻值千金,发射过后的我仍旧提着女孩的一只裸足舔弄,也是为了更快的加入下一次战斗,我抓过君君滑嫩的小手,反复撸动起自己软下去的小兄弟,不多时,才刚发射过的兄弟就又坚挺起来,不过这一次我可不会再满足于少女大腿间的挤压了。不过也是实在割舍不下,我又含了一会君君的脚趾后,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下少女的双腿,把她一鼓作气给扒了个精光,双手伸过女孩的两腋,抱着她,来到了水声不绝的浴室之中。

  看来今晚鸡儿是没有休息的时间了。

  我看着眼前被我摆好造型,互相倚靠着躺在浴室墙角,美不胜收的母女两人,顿感今晚一定是个无眠之夜。

  但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我低笑一声,拿来四颗跳蛋,一上一下,用胶带粘在君君的两胸与下体的小豆和菊穴之间,听着耳边嗡嗡不绝的色气声音,想来这也不算是冷落了这位给予了我足控之魂深深满足的小女孩,而接下来,我就该好好的报答这个骚货妈妈带着女儿出来旅游的英明决定了。

  ***********************************
【完】